【文/許以頻;圖片/鍾士為】


七月中旬的傍晚,金門縣水頭碼頭映著仍然刺眼的陽光,幾團陸客正準備搭上渡輪啟程回廈門,一片鬧哄哄。在拿著大聲公的導遊唱名時,手上拎著大包小包,扶著推車上一箱箱的貢糖、牛肉乾的陸客,興奮地看向門口。


這時,「酒鄉金門城」名產店員工,推著載滿金門高粱酒的推車,開始根據訂單上的名字發放,幾乎人手一袋五十八度金門高粱酒。


「便宜啊!」多數陸客對於金門高粱酒的印象是,「比茅台便宜幾倍的好喝白酒。」


今年是金門酒廠的六十週年。在二○一二年《天下》一千大調查製造業排名中,它是最會賺錢的企業。


去年,它的營收一百三十五億台幣,創下歷史新高,獲利率高達四四.二七%。事實上,從二○○九年開始,它都保持在製造業獲利率前五名,由金門縣政府近百分之百持股,獲利完全回饋金門鄉親。


在這個距離台灣本島兩百多公里、飛機航程一個小時的地方,走在路上,能偶爾聽見老收音機裡鄧麗君的歌聲,清亮但含蓄,陪襯著金門這個富有文化底蘊的歷史古城。


金門的金雞母就是金酒,更是當地最大的雇主。一千三百名員工中,有九成以上都是金門本地人,員工流動率不到一成。


「因為是金門人,所以我有一份使命感,」金門酒廠總經理吳秋穆說。


五十四歲的吳秋穆,臉上總帶著淺淺的微笑。去年二月,他才接下這家老牌企業,一年內就帶領團隊交出漂亮的成績單。


吳秋穆眼中的金門高粱酒,是「老天爺送的禮物」。金門高粱酒在台灣的白酒市佔率高達八成以上,主要競爭優勢還是產品本身。


走進金酒的釀酒廠,濃郁香味撲鼻。一個釀酒流程需要二十四天,期間浸泡、蒸煮、拌麴、發酵、蒸餾等手續,必須要用人去感覺溫度的變化、翻動。廠長黃延慶說,「一定要用手工,自動化對品質會有影響。」


釀好的酒還必須存放半年「純化」後,才能拿到市面上販售。


轉到包裝線,軌道上的高梁酒瓶匡噹匡噹地排列,接著會經過兩排發光的白色背板,讓員工檢視酒內是否含有雜質。


一瓶酒會通過四個人的雙眼,一天八小時下來,就必須檢查一萬八千瓶的高粱酒。


需要大量人力的工廠,是金酒數十年來的根基。


金酒年年營收成長、獲利高,但吳秋穆仍然很憂心,「高粱酒靠在地天然資源製作出來,並不難,但我還能賣多久?」


於是,金酒開始著手為老酒裝新瓶,吸引年輕與白領階層。


老酒新裝搶年輕市場


去年開始,吳秋穆在公司內部成立新產品會議。


因為大家白天忙碌,所以高階主管利用下班時間,針對某一個新品的酒瓶、口味一再挑剔。一週至少有三次會議。


二○一一年到今年,吳秋穆帶頭開發將近三十三款新品。行銷也更加活潑,搭配電影、戲劇曝光。


選擇偶像劇的原因是,「現在年輕人喝不習慣高酒精濃度的酒品,我們正嘗試與他們溝通,」吳秋穆解釋。


去年,歌手蕭敬騰主演的《殺手歐陽盆栽》,金酒便推出紀念酒款。今年秋季即將上檔的偶像劇《戀夏三十八度C》,在金門拍攝,金酒也推出限量三十八度高粱酒配合銷售。


「高粱酒最大的問題,是飲用者年齡偏高,」台酒流通事業部副總蔡秋桂,指出金酒與台酒的共同問題。


她並分析,國內白酒品牌更須面對國際性洋酒商的競爭。因為台灣近年飲酒趨勢,已逐漸轉向葡萄酒及威士忌酒。


金酒在台灣地區的經銷商,也配合推出廣告行銷。


二○○四年,維他露成為五十八度高粱酒的經銷商。二○一○年十月,黑松拿下三十八度高粱酒的經銷權。


五十八度高粱酒一向訴求「酒厚,感情才有夠」。黑松接手三十八度高粱酒後,拍攝年輕上班族在工作與生活上的挑戰廣告,連結到新品牌形象「給願意挑戰自己的人」。


「黑松幾乎可說是把三十八度金門高粱酒,當成自己的品牌來經營,」黑松酒類事業部經理王銘泉說。他們先後拍攝五支以上形象廣告,拓展消費者市場。


去年金酒總營收成長近一成,台灣地區的兩大經銷商,總營收高達七十五億元。吳秋穆分析,最主要是白領階級購買新品數增長。


【全文未完,完整內容請見《天下雜誌505期】


相關文章推薦


你還在用老方法賣東西嗎?


「石二鍋」進軍中國 戴勝益有秘密武器


數位服務力建立忠誠消費!三個點擊,就能找到想要的產品


 

全站熱搜

黃佳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