‧寶瓶文化 2008/11/06 


 企業需要良好的管理制度,讓每個位置的人都能被重視,像他那兩位左右手,其實要的都不多,一個希望自己能有更大的價值和發揮空間,一個希望自己能穩定的發展,只要多給予肯定,讓兩個人都看見公司對他們的需要,而且必須相互合作,齊心為公司努力,才能創造更高的效益。 


【寶瓶文化/提供】


他問我,頭銜為什麼那麼重要?我回答,加之在姓名上的頭銜,常會讓人迷失自己,一個掌握有權力的人,要謹慎避免讓權力的粗暴傷害了人際關係;一個擁有財富的人,也一定要善用它,別成為金錢的奴隸。我誠懇建議我的好朋友彥弘,不要因付出一份高薪,就想買到一個人的忠誠,員工之所以會全力以赴,薪水只是少部分因素,絕大部分是繫於情感之上。如果公司只是彥弘一個人的,他一定會很辛苦,公司如果是員工大家的,他才能得到員工真正的尊重和信賴。


經營一間公司千頭萬緒非常辛苦,目的無非是希望公司賺錢,讓每個人知道努力就會有相對的報酬,才能激發每個人的潛能。我建議彥弘,在公司凡事多聽少說,多多讓員工提出自己的意見,他們才會在意見交流中全力以赴;公司負責人是什麼態度,他的公司就會形成什麼樣的文化,員工喜歡的工作,工作才會有效能,一個人能被賞識、肯定、重用,他的潛能才能發揮出來。辦公室是否能營造出正向積極且充滿喜樂氣氛,老闆的態度決定一切,所以我問彥弘:「你要把自己定位成怎樣的總經理呢?」


「當然是做一個有魄力的總經理。」


彥弘解釋「有魄力」是果斷有執行力,我則明確指出彥弘要的是效率,而工作效率來自於工作者的意願,如果我們身為員工,怎樣才會有高度的熱忱和企圖心,來把工作做到做好呢?


「是管理方面嗎?」


企業需要良好的管理制度,讓每個位置的人都能被重視,像他那兩位左右手,其實要的都不多,一個希望自己能有更大的價值和發揮空間,一個希望自己能穩定的發展,只要多給予肯定,讓兩個人都看見公司對他們的需要,而且必須相互合作,齊心為公司努力,才能創造更高的效益。


「這樣說,我可能是問題的核心囉!」


這是當然的,什麼樣的老闆帶出什麼樣的員工,我們聊了很久,彼此點頭微笑後,就各自游泳去了。


壓力的正確解讀


孟婷是我朋友的孩子,自幼便有很好的表現,求學的路上一直都很平順,名列前矛並考取前三志願名校,也到國外留學取得企管碩士學位。返國後,工作始終不順利,她覺得高學歷的自己,怎麼老是找到第一線的基層工作,她在金融界工作好長一段時間,都是坐櫃台辦公,她無法接受自己和一般大學或專科畢業做同樣的事情,待遇也只象徵的多個兩千元,而且常要被學歷不如自己優秀的主管,冷言嘲諷她只是個好看的花瓶。


她工作很不快樂,半年之後辭掉了工作,去到另一個剛成立不久的高科技公司,擔任行銷企劃部門的副主管。事實上孟婷就是部門的實際主管,底下有兩、三個大學甫畢業的社會新鮮人,剛開始她滿懷熱誠和衝勁,想要好好施展自己的抱負,但她的公司雖名為「高科技」,做的其實並不是什麼精密產品,而是一些軟體代理和事務性機器的消費性材料,儘管公司位在很好的區域地段,但只占某棟大樓裡的某個三、四十坪單位,每個人分配到的工作空間很少。


身為主管的孟婷,連打雜之類的連絡事項都要親自去做,工作算是又自主性,也沒什麼太大壓力,偶爾還可以蹺班和朋友喝個下午茶,可是她仍然覺得自己根本不是主管,反而像是個工友,更何況這是一個剛成立的小公司,制度不臻完備,延時加班好像也是理所當然,和朋友見面,一見她頂著亮麗的頭銜,她卻只能內心苦笑著:她是個優秀的人才,為什麼只能做這些簡單的工作,她擁有的專業知識和能力一點都派不上用場,每天上班都背負著沉重的壓力,她真想辭掉工作,可是這種話很難和父母開口。當初她好不容易離開具有規模的金融機構,現在若再離職,工作會不會更難尋呢?


當然,以孟婷的留美的學歷,要找一個外商公司或科技公司也不無可能,所以她寧願四處寄送求職函,而這次她已經有了比較周全的經驗,要找個具有規模的公司。她應徵上了「真正」的電子代工科技公司,在管理部門做專員,工作內容也明確,可是每天都要和時間作戰,工廠是三班制,日夜不停的運作,她雖能正常上下班,可是每天都要工作十小時以上,一週工作六天,下班後總是疲累不堪,而且每從週一開始,她就期待著假日的到來,假日通常是在補眠,晚上則東摸摸西摸摸的看影片或上網,直到很晚才睡,隔天都睡到下午。


工作半年之後,孟婷不知為何工作,為何生活,頭腦常一片空白,每天一再重複相同步調。由於前兩次的經驗,讓她不敢有再有換工作的想法,而且工作的壓力和緊張,也讓她沒有任何心力去思考這種問題。每天一早進到辦公室,看到的景象是:每個人都一臉倦像,猛打哈欠。


【寶瓶文化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黃佳興 的頭像
黃佳興

佳興成長營 - 業務員最愛的華人影音平台

黃佳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