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十九日,下午三點,剛結束在遠企飯店一場公開演講的《今周刊》發行人謝金河,隨即馬不停蹄地趕到位於台北市內湖行愛路的壹傳媒大樓。

同一時間,位於壹傳媒五樓辦公室內的黎智英正氣定神閒,戴著老花眼鏡,專注而安靜地翻閱著美國《新聞周刊》,等著貴客來訪。

謝金河的精力無窮,每天的行程排得滿滿,還得定期寫稿,每個星期六一定參加捷兔俱樂部的跑山活動,幾乎一刻不得閒。

而黎智英則行程優閒,每個月來台待三至四天,在台灣期間,除了留下兩天中午分別約請《壹週刊》、《蘋果日報》高階主管吃飯外,每天中午過後進辦公室,到了五點一定離開;而在辦公室時,除了少數的會議外,多在看自己的書。

那一天,一見到謝金河,黎智英隨即起身相迎,同樣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兩人伸出手一握,同時也握住了台灣平面媒體資源的半壁江山。

這兩人,一位是遠自香江跨海而來的狗仔鼻祖黎智英,一位是社會各界熟知的財經大師謝金河,這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媒體經營者,聚在一起會爆出什麼樣的火花?

黎智英,這幾年透過《壹週刊》與《蘋果日報》在台灣打下知名度,加上電視節目「全民大悶鍋」的模仿傳播,台灣民眾對他並不陌生,他是香港壹傳媒的負責人,外界常冠以「狗仔大亨」的封號。

壹傳媒集團在港股掛牌,黎智英一人獨攬七四.○六%股權,按市值計算,黎智英個人就有二三○億台幣的身價,稱之為傳媒大亨毫不為過。

黎智英學歷不高,一派草莽風格,書卻讀得很多,對兩岸三地的發展有其獨到的見解,尤其多以具體行動肯定台灣的民主政治成就。去年三月,黎智英在港大賣壹傳媒股票一億八千萬股,套現台幣三十多億元,事後證實,黎智英以這筆現金轉進台北市內湖區,成立投資公司,大舉獵地,如今在內湖擁地至少八千多坪,按目前市價計算,市值至少六十億元。

比起許多台灣政治人物信口開河,這位外界褒貶不一的狗仔大亨,卻用最具體行動表達「愛台灣」的心聲,他長期在香港租屋而住,來台卻在陽明山上花大錢蓋別墅;他盛讚台灣民主自由,「即使被阿扁糟蹋八年,也無法撼動台灣堅固的民主體制」,堅信台灣的民主是「兩岸三地最珍貴的資產」。

《壹週刊》登台七年,《蘋果日報》在台開報也將近五年,對台灣社會掀起鋪天蓋地的狗仔文化,有人說,壹傳媒掀開許多知名人士的虛假面紗,讓富豪巨賈全數現形,黎智英聽了滿臉笑意,連說三聲,這是「好事、好事、好事」。

壹傳媒去年在台告捷,年度還未終了(香港會計年度至四月底結算),《壹週刊》已獲利一億五千萬元,《蘋果日報》獲利五億餘元。黎智英不止一次在內部高階主管會議上表示,未來台、港兩地壹傳媒可能切割,甚至在面試高階主管時,直接開出台灣掛牌後的分紅比率作為條件,以示決心。

這一次,台灣總統大選之前,兩岸開放聲響,謝金河與黎智英首次正式面對面坐下來暢談九十分鐘,兩人對話處處機鋒,卻也笑聲不斷,話到深處讓人咀嚼再三,或許台灣的明天,就在兩人自在的對話中,有了具象而清晰的圖像!以下即為兩人對談的精采內容:

辦媒體 沒朋友、沒關係、沒包袱


謝金河(簡稱謝):壹傳媒進到台灣之後,帶給兩大報很大威脅和影響,以後兩岸三地都不可能再出現像《蘋果日報》和《壹週刊》這樣的媒體革命?


黎智英(簡稱黎):對。我覺得,只要世界更開放,就是媒體的機會。過去香港雖然是很開放的社會,但畢竟還是文人辦報,例如《信報》,從來沒有做生意的人去辦報,所以有壹傳媒進入的機會。

壹傳媒到台灣市場就更幸運了,台灣媒體市場過去長期是國民黨壟斷的市場,突然有個頭殼瘋掉的人闖進來亂搞,是我們最大的優勢,因為我們沒有負擔。

我本來就是沒有負擔的人,從香港來更沒有負擔,沒有朋友、沒有關係、更沒有包袱,吃過飯我就忘了他是誰了。

別人(同行)可能要什麼影響力啊、權威啊,這個對我來說,是個笑話。

謝:我們在台灣會有很多框框,比如說《今周刊》,我們自己規範「肚臍以下不准報導」。前兩天,我去香港跑馬拉松,看到很多香港傳媒在罵你,說這次陳冠希事件,香港《壹週刊》把這些照片結集成冊地在賣?

黎:《壹週刊》(香港)並不是最先把這些照片登出來(在封面),但每次都這樣,說我多早多早之前就看到照片等等,只要有類似事件,就把矛頭指向壹傳媒。

謝:你是這二十年來,把狗仔精神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,一開始可能很多人覺得狗仔文化離經叛道,但現在看來,卻也讓很多知名人士現形,把過去用威權包裝的政治人物,拉到和你我都一樣,誰是好人、壞人,廬山真面目現形,全部看得很清楚。

黎:這是好事!好事!好事!哈哈!很多人、很多事都很虛偽的,但現在的社會應該是開放、平等的,這是壹傳媒的精神。

謝:你過去做成衣生意,然後才做媒體,兩個角色之間的轉換一定很難?

黎:我覺得做完媒體再做生意才難;我是做過很多生意之後才做媒體,什麼人都看過了,我有足夠能力接受媒體的各種挑戰,但如今我做了媒體,不相信我可以再做生意,很難啦!做生意沒有做媒體這麼過癮,做媒體很過癮的。

而且做了媒體之後,沒有媒體,會很失落。哎呀,其實人不該這樣,有了什麼之後,沒有會很失落,這是很慘的。


去中國 有信念,活著比較有意思

謝:從六四之後,香港改變很多,中國就更不用說了。如果當年你沒有罵李鵬(編按:一九八九年黎智英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而公開辱罵李鵬,被迫離開中國市場),繼續在中國市場發展,可能改變你一生的命運,也許現在整個事業版圖都不一樣了?

黎:影響當然有,我可能還在做佐丹奴,日子比較平淡,但做傳媒,世界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其實這些改變不了多少我的生活,我本來就不是按牌理出牌的人,也不是規矩的人,但我一定都要開心,不論我做什麼,我從來都是開心的人。

謝:生活不過是吃飯、睡覺,不過就這麼回事,但就人生疆界的版圖,兩岸三地你畢竟是缺了一角。

黎:對,也許我進大陸,事業會大很多,錢會多很多啦,但是,做人的意義可能就沒那麼好,哈!

謝:有沒有嘗試和中國改善關係?

黎:沒得改善,怎麼可以改善?我到今天這個位置,這個年紀,有錢是好,但錢對我來說夠了,有尊嚴更好。有個信念、立場,有個堅持,活著會比較有意思一點。

謝:格調呢?

黎:格調一點都不重要。

愛台灣 沒人的台灣財產比重像我這麼高

謝:台灣很多政治人物只會嘴巴講愛台灣,但這幾年我看來看去,只有你身體力行,我發覺你才是最愛台灣的。

黎:我最愛台灣啊!至少據我所知,沒有人財產比率像我這麼高都在台灣。

我進到台灣市場之後,陸續把錢也轉進來。現在在國外除了一些無法移轉的例如香港壹傳媒、英國酒店等持續在做之外,投資幾乎全部都在台灣。

謝:事實上,台灣很有生命力,前一陣子,我們請香港的命理大師李居明來演講,李居明說,台灣要走五年好運,這話我們自己講,大概也沒人聽得進去,其實我只想透過這位香港大師的口,告訴大家,台灣真的很好。

黎:我覺得台灣在過去八年,有好處有壞處。台灣的民主主要是民進黨打出來的,但民進黨執政之後,卻有了阿扁這麼爛的總統,這是很弔詭的事。

不過,台灣被阿扁執政八年,民主機制完全不受影響,也沒有把民主搞壞,可見這套機制多麼堅固,這也是阿扁執政帶來的意外貢獻。

謝:因為他沒有做大規模的掏空。

黎:還有一點貢獻,這八年來,台灣人民從一個集權的政治走入開放,過去台灣人可能都在反攻大陸,這個身分是大家共同的力量,但走入這八年,舊的身分沒有了,必須重新尋找身分,而且找到啦(指民主),過去八年,台灣人在經濟上身分確實比較低,但在政治上補過來了,如果沒有這八年,台灣可能要花上十六年的時間,甚至更久,才能找到民主價值,無形之中台灣可能省了八年,但這點一般人看不到。

從這角度看,我覺得台灣一定好。台灣有民主、有法治,有知識自由、宗教自由,有很好的民間有力組織,是很完整的社會,因此,三通以後,大陸很多人才、資金,以及很多國際級投資機構、高附加價值貨物的轉運中心,都會回到台灣。

謝:最近谷月涵才跟我說,「台灣越開放越強大」。

黎:這是肯定的。

謝:我常說,一般人拉肚子拉三天就完蛋了,但是台灣的錢、人才不斷到大陸去,拉肚子拉了二十幾年還沒事,真是厲害,未來這個機制要是反轉,一轉成為錢與人從大陸過來,那還得了?

黎:我也是非常樂觀。你越開放,就越表現出台灣競爭上的優勢,你出去的錢不給它途徑,它就不會回來,但是阿扁他們比較本土的意識,就把世界擋在外面。

為什麼三通這麼重要?三通包括通錢、通人,什麼都通。因為大陸經濟已經改變全球經濟生態環境,你跟它分開來,一定沒有發展,亞洲各國沒有人能夠不和中國通商,而且是大規模地通商,假如三通確定開放,台灣經濟奇蹟一定重現...


本文摘自584期《今週刊》】

創作者介紹

佳興成長營 - 業務員最愛的華人影音平台

黃佳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